您好,歡迎光臨河南興華電力設計有限公司官網!
新聞中心
合作共贏

行業資訊

2018年年底我國將啟動電力現貨市場試點

Date:2016/8/23   Click:803

       近日獨家獲悉,擬定的“十三五”電力發展規劃明確:2018年底前,啟動現貨交易試點;2020年全面啟動現貨市場。
 
  這是官方首次明確現貨市場建設時間表,業界傾向此時間表或僅為指導性意見,并無約束力,其執行力度有待觀察。
 
  2015年底出臺的電改配套文件提出,建立相對穩定的中長期交易機制,同時也提到,建立有效競爭的現貨交易機制。
 
  作為現貨交易的支撐,已經擬定的《現貨試點地區電力市場基本規則(試行)》正在內部征求意見,力爭今年年底前出臺。
 
  2016年7月13日,國家發展改革委、國家能源局提出:“爭取在兩年內,實現110千伏以上大用戶在參加電力直接交易時提供與及用電曲線”。這被業界認為是建立現貨市場的基礎。
 
  試點或為京津唐電網
 
  新一輪電改實施后,各地以多種形式開展遠期電量市場化分配,讓買賣雙方直接見面,形成競爭性電量價格和交易量,由于電力供需失衡,改革紅利也得以釋放。
 
  國家能源局此前要求,2016年力爭直接交易電量比例達到本地工業用電量的30%,2018年實現工業用電量100%放開,2020年實現商業用電量的全部放開。
 
  華北電力大學教授張粒子曾表示,目前參與直接交易的都是大用戶,各時段用電量較為均衡,但隨著直接交易規模擴大,各種負荷特性的用戶進入市場,再實行集中競價機制定價就不合理了。
 
  這意味著,2018年將是電力市場建設的重要節點。一位供職電網企業的電力市場專家說,如果僅僅是硬件,一般認為現貨市場準備階段需要兩到三年的時間,從今年到2018年底,從時間上講是可行的。
 
  盡管如此,依然有熟悉電力市場的官員認為,步子快了一些,國外很多國家從提出建設現貨市場,到真正啟動,至少要5年以上時間。
 
  也有高級別官員認為,從國內外的統計數據看,中長期合同比例高,現貨比例較低,既然現貨比例低,那么暫時可以不進行現貨交易。
 
  國家能源局目前心儀的現貨市場試點是京津唐電網。現貨市場主要包括日前、日內和實時的電能量交易及調頻和備用等輔助服務交易市場。建立現貨交易機制的目的是發現價格,引導用戶合理用電,促進發電機組最大限度提供調節能力。
 
  7月19日,國家能源局下發通知要求做好京津冀電力市場建設工作,提出按照股份制組建京津冀電力交易機構,要具備同步開展中長期和現貨交易能力。
 
  隨后的7月27日,國家能源局綜合司“關于同意印發《京津唐電網電力用戶與發電企業直接交易暫行規則》的函”中提到:“京津唐電網電力用戶與發電企業直接交易是京津冀電力市場建設的起步工作,要按照市場競價、平等競爭的原則推進直接交易,并為京津冀電力市場開展現貨交易做好準備。”
 
  其他主體態度不一
 
  地方政府的態度值得關注。北京因為在過去承擔了較高的交叉補貼,希望借此實現降低電價。據eo記者了解,在前期的研討會上,部分地方政府表達保留意見。其中河北省因為其電力用戶價格承受力較低,競爭優勢較弱,不贊成建京津冀電力市場。省一級政府更希望在本省范圍內建立現貨市場。這一立場代表大部分地方政府的意見。
 
  另外,部分電力專家對京津冀電力市場表示憂慮,因為首都政治任務多,政府部門訴求多,電力企業(包括電網與發電企業)保電任務多、壓力大,必然會出現行政干預電力市場,市場為政治讓路,可能導致出現一個比較扭曲的電力市場。
 
  部分電力市場專家建議可以先在具備更好市場環境和基礎的地區開展試點。廣東、江蘇、山東等地的被認為是較好的試點候選地區。廣東省內各方均有意愿推動建設現貨市場,但是其硬件條件是制約條件。相關主管部門一位官員稱,廣東目前不具備3年內考慮現貨交易的能力,即15分鐘內安全約束下的經濟調度能力。而相關專家表示,實現這一點并不難,相比其他因素,硬件等技術問題是最不難解決的。
 
  京津唐、山東和江蘇則具備了這樣的調度規程。主管部門對兩地和電力公司頗有顧慮。
 
  競價人才稀缺
 
  目前不少售電公司已在為現貨市場時代的來臨而做準備。
 
  部分售電公司已經為客戶安裝了二級甚至三級計量表計,可以實時統計每個客戶的電量、電價和電費,而這些負荷數據是參與現貨交易,為客戶提供削峰節能服務的基礎。
 
  一位負責售電運營的業內人士對eo記者說,售電側放開至今,一方面是直接交易規模有所限制,另一方面純電量交易難以體現電力本質。而在當前市場下,收集負荷數據更多是為了提供簡單的節能建議,增強客戶粘性,深入介入用戶的機會并不多。
 
  然而,一旦現貨市場建立,除了簡單地代理購售電以外,售電公司將更有動力去預測、引導負荷,成為負荷集成商。
 
  比如,提前預測溫度升高,要用更多的電,就去市場里臨時購買高價電;又如,與客戶簽訂可中斷負荷合同,在需要中斷或降低負荷時,如果客戶能在規定時間內降下來,可以根據所降電量獲得高額賠償,價格可能達到實時電價的10到20倍。而這種合同,可能是剛性的,必須執行,也可能是柔性的,用市場化手段給予獎勵。
 
  不過,巨大的機遇也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
 
  據了解,在已經開展多次集中競價的廣東,有業內人士坦言,每個月的報價對所有參與者都是一種煎熬。競價做得不好,丟人、虧錢、跑客戶。
 
  對于實時交易,一位已經擁有集中競價經驗的售電總監則直言不懂,公司也在苦苦尋覓、儲備相關人才。為了找到靠譜的競價人才,一些售電公司不惜高薪從其他售電公司“挖墻腳”,人才的搶奪戰已經開始。
 
  中電聯發展規劃部副主任薛靜在一次閉門研討會中指出,真正能做好負荷預測、用能服務的人才可以說“稀缺”。
 
  據介紹,目前一些售電公司與咨詢服務機構已經開始合作拓展客戶。現貨市場一旦成形,售電公司之間會否進一步細分——有些將重點放在客戶拓展,而另一些則專攻競價技術,也未可知。

關閉窗口〗    

星悦浙江麻将下载苹果 重时时彩五星综合走势 香港宝典玄机资料 内蒙古时时开奖 四川时时11选5结果 六肖中特期期准开奖 3历史开奖号码查询 新疆11选5开奖视频 云南时时结果表 香港赛马会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江苏快三精准预测号码 新疆时时三星万能七码走势图 内蒙古时时网上查询 排列五走势图带坐标连线 北京賽车52 历史开奖记录 新疆时时三星综合走势图